只要海水漲了又退了…

 

只要海水漲了又退了…
雪笠, 1991.3.20

 

我很滿足
只要
睡成一片淨淨的沙灘
嘗海風清明的咸澀
只要有時  陽光的雨點
輕輕灑滿正午

 

只要草帽、軟軟的腳步
只要遙望
遠遠的幾點帆影
只要海鳥在頭上尖利地嘯叫
只要夕陽和貝殼漫過

 

只要夕陽和貝殼漫過
只要海水漲了又退了
只要大浪撞擊懸崖的巨響
日復一日  年復一年
只要潮汐卷來那島的私語
只要他的説話夜夜不息

 

我心滿意足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