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 行

 

航   行 ­

雪笠, 1996.夏. 自大连往上海海船上 ­

 

是阳光还是秃鹫在啄我的眼睛哪? ­

这讨厌的黑漆漆的大海无边无际, ­

要往哪里流呢! ­

 

我周身的骨头全碎了,站不 ­

起来,也翻不了身。 ­

谁在推这残破的船呢, ­

风吗,还是恶心的浊浪?

 

­

我是给钉在船板上了吧? ­

那些粗铁钉还反复哼着 ­

锈迹斑斑的歌 —- 虽然 ­

我早已烂作一堆 ­

模糊的血。 

 

死! ­

为什么不快一点呢? ­

头重得像摔破的墨水瓶 ­

……我听见你 ­

尖利地叫我的名字 ——

 

远处,总还是同样的几只海鸟 ­

绕着海面低低盘旋。 ­

等着分食谁的腐肉呢? ­

 

难道就只剩下我躺着的这 ­

一小块陆地了吗? ­

四周闪亮着游近的是鲨鱼群还是 ­

太阳的碎影…… ­

 

渴得难受。 ­

妈妈,我快要死了, ­

我的碎尸将在海上漂浮。­

 

後記: 自小喜歡一首歌: Sailing,因爲那就是我想象中我未來的生活——

不斷地,無休止地航行 ……  I’m sailing, I’m sailing, …… to be near you, to be free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