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 笔

 

随 
雪笠, 1996.6.某傍晚. 大连

 

入夜的
风一边摔打
潮湿的树叶子
一边不住
把满含了
草叶和雨水味道的
恳切的长叹
痛苦地匍伏着
滚过草地

 

轻薄的窗帘 好似
女人的睡裙摆
感动地飘扬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