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 筵

 

喜 
雪笠, 1998.12.24~25 聖誕夜. 广州

 

那窒息了我们在黑夜里的
甜蜜的话语,
那幽灵笼罩的悲怆的情欲,
愁惨底,愁惨底呻吟,
摸索, 冥茫中艳丽的
颤抖的唇印……

 

那搂紧了我们萎残的微命的
黯然销魂的爱宠,
那哽噎了我们的挚爱的痛,
销熔了,合欢杯满的
碎心的迷醉……
我们执手、相拥,
泪水漫湿了缠绕的四臂。

 

生疏的,或亲密的,混淆了的仿佛依稀
和不知所以,
在月昏的暧昧中,蔓草滋生的模糊里,
抱紧精疲力竭的憟惧,
挣爬诡梦的绝壁;
洞望 不宁的阴风中,
飘摇的 残破的残破的光晕……

 

那昏迷了我们在悱恻的绞痛中的
凄郁的旖香,
那咿呀的凄惶的床,
不敢去想的未生即死的愿望。
掠夺呀!
我们面临深渊的爱──
你我蒙头大哭。
乱发枝桠,
飞鸟何栖?

 

我们温柔底贴抱,
喜筵就要尽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