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是誠實還是無恥?(不知耻的诚实没有价值)

网上关于范跑跑的热烈议论我一直懒得插话,这种猥琐还自以为是的垃圾实在不值得指责,鄙视一下都浪费我表情。不过眼见自由主义精神在中国竟然如此大面积地被浅薄地理解成自私自利并用作捍卫低劣人品的武器,我也忍不住讶异和痛心了。

范跑跑的猥琐不在于他跑掉,而在于“地动山摇那一刻”他的本能竟是沉默地跑掉,这真真是连一只会叫的狗都不如了。范跑跑的不孝不可恼而是可笑,这可笑在于他对女儿和母亲的区分——相信他未来会收到女儿同样的款待。范跑跑的无耻不是因为他“剖白心灵”而是因为他振振有辞,将无耻当作诚实。我想请问那些表扬他诚实的人:不知耻的“诚实”有价值么? 不知耻,则没有隐瞒于人的需要,如此的“诚实”能算“诚实”么?不知耻,不用付出任何心理代价或痛苦,这样的“剖白”有价值么? 无非又是一个芙蓉姐姐版的哗众取宠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