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五四運動發言稿

雪笠 · 2014年5月4日 · 臺北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各位新五四運動的見證者,大家好!

我是雪笠,筆名空氣。我來自大陸,大陸生,大陸長。今天看到廣場上這麼多飄揚的國旗,我好激動 — 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在祖國的自由集會上發言。我不知道哪一天才能夠在大陸也看到這樣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沸騰局面!才可以這樣暢所欲言!

去年我來臺灣開會,作自我介紹的時候我提到我爺爺自民國38年被俘虜以後到去世,即便在最危險最艱難的時間,他的枕頭邊一直珍藏著一個鐵盒子,裡面是他軍帽的帽徽,國民黨黨員的黨證,和軍校的照片。會後一位美國華僑唐先生找到我跟我說,他的父親,也是一位被俘的國軍軍官,在大陸經歷了所有的磨難,臨死的時候,把家人召集到一起,只為了問他們一句話:我死以後,你們可不可以,在我的墳頭,畫一顆青天白日?
可惜,沒有人敢。

還有一位方老先生給我講過一個他親身經歷的故事。一九七十年代他在南京的政治犯監獄,遇到一位從東北轉來的浙江籍的國軍老軍官。一次監獄洗澡的時候他無意間瞥見老軍官不止瘦骨嶙峋,滿身無一處不是佈滿鞭痕,他頓生敬意。後來在監獄的日子,雖然很少機會說話,他們通過目光的交流結下一種情誼。方先生出獄的時候,老軍官悄悄塞給他一個煙斗作為臨別的贈物。他將這個煙斗同其他監獄紀念品收藏在一起,并沒有發現有什麼特別。直到二十多年後,大約是2006年,他拿出來把玩搽灰,陽光恰好照到了煙咀的裡面,他這才發現,那麼那麼小的煙咀裡面,竟然歪歪扭扭刻了一顆青天白日徽!他無法想像,那位老軍官,沒有微雕技術和設備,是用什麼樣的工具,怎樣躲過看守的監視,花了多少時日,才刻出這顆刻骨銘心的青天白日!

這樣的故事,我在大陸每講一次,聽的人哭一次。

我們為什麼感動?為什麼大陸十幾歲的中學生,二十幾歲的大學生,沒有經曆過鎮反,沒有經曆過文革,聽了這故事也會流淚,也會拍案奮起?

因為我們看到,我們的父輩,他們對信念的執著,至死不渝!我們有什麼理由退卻?我們有什麼藉口逃避?

我這次來台聽很多朋友說,臺灣的藍營不夠年青化,整個藍營彌漫一種失敗情緒,積極性不足。我不瞭解情況,但我猜想,應該是與理想迷失有關。

昨天我去了大溪謁陵。兩位蔣總統懸棺未葬,為什麼?為的是要激勵我們,實踐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復興民族文化,堅守民主陣容。為的是要激勵我們,矢勤矢勇,毋怠毋忽,非達成國民革命之責任,絕不中止!

今天大陸,崇敬蔣公的年青人數不勝數,就我個人的感受,不是個人崇拜,不是因為他有多英明多偉大多成功,而是因為他頑固!他堅持!他至死不放棄!!

為什麼今天臺灣藍營的現狀令人失望呢?因為,沒有重塑中華民國的理想追求了!一旦追求私利和權力超過了堅守原則和理想,一旦急功近利的盤算勝過了長遠經營的部署,人心怎能不垮呢?

有幸的是,我要向大家彙報,在大陸,民國復興運動早已方興未艾,越來越多的年青人和有識之士已經認識到:臺灣不僅僅是一個自由島,還是先輩心血所系之中華民國所在的地方;在臺灣的中華民國,就制度和文化而言,是大陸中國人的精神故鄉……我們相信重歸 1947 年的憲政之路是未來中國轉型最便捷也最切實可行的正途,我們主張繼承中華民國一百年來的制度和文化的積累,包括在臺灣六十多年的實踐和試錯的經驗;同時,先輩和傳統的威望更容易使我們形成共識和力量,更有利於平穩渡過未來大陸民主化的動盪期。我們堅信,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一定可以回到大陸!

我們沒有敗,民國38年沒有敗,民國60年沒有敗,民國93年也沒有敗!因為,青年人是我們的未來!而中華民國的認同、三民主義的理想已經在大陸年青人心中生根發芽!中華民國復興的力量在大陸民間愈來愈茁壯!

所以,我想請求臺灣的同胞們 —

先烈們的理想,我們在大陸都還沒有放棄!你們更不要放棄!

我請求你們,守住三民主義的底線,守住中華民國的底線!民族、民權、民生,缺一不可,絕不可割裂。任何“統一”都不能背離以民權自由、民族共和、民生富強的精神來統一,不能背離中華民國的憲法來統一。三民主義不能被機會主義割裂,這是和平統一絕不可讓步的前提。所以,要警惕、要堅韌不拔!

臺灣要更好,大陸要回歸正道,需要兩岸的青年多交流,多扶持。希望不止在官方,不止在高層;希望在民間、在社會。讓我們振作起來!重塑中華民國的理想!兩岸有志氣的兒女一起攜手來擔當!一起來建設一個既有民主,又有法治,既有自由,也有仁義的中華民國!

首發《國是評論》2014年6月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