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元紅潮中搶救六四記憶

2016年1月22日,深圳上市公司視覺中國宣佈,其關聯機構聯景國際將收購美國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於1989年創辦的全球第二大高端視覺內容版權供應商 Corbis Images的全部資產。這些資產包括Corbis的影像分部、照片庫,以及相關的版權內容。此次收購更覆蓋了Bettmann和Sygma 兩大全球知名自有版權圖片庫,擁有近5000萬張原版圖片、底片、印刷物等檔案,記錄了19至20世紀全球重大歷史事件,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現場照片以及著名的「王維林擋坦克」照片亦在其中。

據路透社報道,作為中國第一大圖片商的視覺中國還將與全球第一大圖片商Getty Images簽訂了另一份協議,由後者負責向客戶分發Corbis超過兩億份的照片、視頻和歷史資料。這則消息沒有前者引人注目,然而——Getty Images在中國的戰略夥伴正是視覺中國;Getty Images在中國的門戶Getty Images China(華蓋創意)正是視覺中國的子公司。換言之,這些珍貴圖片不止是版權落入視覺中國控制,這些圖片的分發,至少在中國地區,也將完全由視覺中國掌握。

視覺中國如此實力,究竟何許人也?

視覺中國是在2014年橫空出世,借殼上市的。他借的殼「遠東股份」也不一般,其前身遠東服裝集團是江蘇常州市早在1985年就由常州服裝集團、中國銀行江蘇信託諮詢有限公司、江蘇省國際信託投資公司、香港泛洲國際有限公司和香港僑通發展有限公司共同投資組建的最早的「中外合資」企業之一。1997年遠東即在深圳上市,2009年因長年虧損被標以退市風險,尋求重組。遠東的新控制人姜放和妻子羅蘭曾試圖轉型房地產、多晶硅光伏,均告不果,遂將視線投向文化產業。2013年廖道訓、柴繼軍、李學凌等十名一致行動人收購遠東實業股份,2014年遠東旗下子公司常州遠東文化產業有限公司更名為視覺(中國)文化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現係常州遠東文化的母公司),視覺中國正式注入ST遠東,成功重組上市。

視覺中國的業務發展和創建班子則是另外一路。

早在2000年,同是中國青年報記者的柴繼軍、李學凌和技術出身的陳智華發起了據稱是中國第一家的網路圖片公司Photocome(2005年更名ChinaFotoPress漢華易美),並獲得了中國百聯優力(北京)投資公司U1G集團董事長廖傑的投資(廖傑即廖道訓之子)。這之後,柴、李二人繼續在中青報任職,公司業務發展平平。2003年李學凌減持股份,從中青報跳槽到搜狐和網易。2005年柴繼軍從中青報辭職,2006年任職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圖片庫(ChinaFotoPress)執行總編輯。這個國務院新聞辦圖片庫也就是早在2000年就已經露臉的Photocome。柴繼軍這次可以說是奉命下海,專心供養CFP (ChinaFotoPress) 這個皇帝的女兒,而國務院新聞辦圖片庫集中版權圖片再分發的運作模式也正是今日視覺中國的雛形。

2005年UIG與Getty Images 合作,成立華蓋創意;2007年UIG集團再收購了雷海波在2000年創辦的視覺中國創意設計社區;2011年UIG集團將旗下的漢華易美、華蓋創意、視覺中國整合為視覺中國集團(CFP),也就是現在的視覺中國(Visual China)。

從以往的材料可以看到,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圖片庫是由國務院辦公室出資全權掌控的直屬機構,作为媒體傳播的數字圖片平台(五州圖片庫),為各級政府新聞辦公室、企業、機構提供活動策劃、新聞發佈、形象宣傳等服務;而對外則稱為: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圖片庫(ChinaFotoPress)。顯然,柴繼軍作為實際執行人,他代表了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的利益,也就是由中國國務院幕後出資運作的代理人,是通過標準的商業化包裝對外界進行金元政治滲透的一個環節。

 
自2011年便擔任視覺中國董事長,2015年卸任但仍保留董事席位,並在這期間同時擔任IMG大中華區主席兼總裁的朱亞當,來歷也不尋常。早在1989年初,朱亞當便受國家科委派遣成為紐約銀行家庫恩的隨身翻譯,通過一場和國家隊球員的乒乓球賽,成功地將庫恩吸納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同年朱亞當移居美國,與庫恩在華爾街重逢,成為庫恩為中共在美公關的親密搭檔。
 

視覺中國的前三大股東:吳春紅、吳玉瑞、廖道訓,其中廖道訓和吳玉瑞是夫婦,吳春紅也很可能是吳玉瑞的親戚。而視覺中國的創始金主、現任法人董事長廖傑正是廖道訓的兒子。廖傑、廖道訓、吳玉瑞、吳春紅等人於2015年又收購了香港上市公司中國智能交通集團。這廖姓又是五百家中的哪一家?耐人尋味。

六四的圖片落入這些人的掌握,前景如何,不言而喻。

強盜和流氓發財以後都是要裝扮成紳士的。中共在修改歷史洗白自己一途,一向不遺餘力。一部民國史、一部抗戰史、一部內戰史、一部鎮反史、一部文革史……都已經被中共塗改得面目全非、七零八落。而隨著老人逐漸凋零,那個時代的記憶也逐漸模糊,不能不令人扼腕長嘆!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有一個世界記憶名錄,目的是搶救瀕危的人類記憶、保護無可替代的文獻遺產。中國在中共的全面控制之下,世界在中共無孔不入的滲透之下,有多少有關中國的真實記憶瀕臨湮滅的危險!關於六四屠殺的記憶無疑是其中最值得搶救的一個!

所幸六四的見證者大多還在人世,當中共的金元政治手段已經從外交滲透到了商業領域,當中共試圖通過合法的商業手段來掩蓋曾經的犯罪證據,我們不能袖手旁觀。中共越是倉惶隱瞞,我們越是要同心合力,大力推進六四記憶的整理和申遺,因為,我們不能讓歷史湮滅、不能讓英雄落幕、不能讓正義塵封!

 

首發《縱覽中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