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我現在的國家變成我離開的國家——人物專訪:自由黨科州參議員候選人唐蓉

我兒時所有的回憶只有「餓」


二十八年前,當唐蓉揣著借來的一百美元和天真爛漫的美國夢首次踏上這片土地,她沒有想到有一天她會成為美國第三大黨自由黨在科羅拉多州的主席,更沒有想到自己會作為自由黨的代表被提名參加美國參議員競選。她滿心盼望的不過是怎樣學好英語完成學業,怎樣找到一份工作養活自己,怎樣在新大陸成家立業。這個活潑倔強的四川姑娘不懂政治,她只有從小到大飢餓貧窮的記憶和在中國「被管來管去很不舒服」的逆反心理,「到美國就自由了」,她興奮地想。

唐蓉出生在一九六四年的四川成都,餓死幾千萬人的「大饑荒」剛剛告一段落,可是對於普通的中國家庭這並不等於「飢餓」已經結束。「我們一大家人每個月只有兩斤肉的限量,餓得沒辦法就自己養兔子,可是兔子養大了總有感情……後來我舅舅就抓耗子來吃」,多年以後唐蓉回憶,「來到美國以後我最喜歡逛美國的超市,那麼多眼花繚亂的商品啊,看著就享受」。唐蓉在中國的全部記憶幾乎就只有「餓」,可是這並沒有影響學校灌輸給她「崇拜毛主席」的狂熱。毛澤東死的時候,唐蓉十二歲,她以為「天都塌下來了」。不過她很快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標:中國恢復高考,可以考大學了!要想成為配給相對優越的「國家幹部」,唐蓉們唯有考上大學一途。終於,她如願以償考上了復旦法學院並在畢業後留校成為大學教師。

後來在美國有人對唐蓉說,你其實天生就是一個LIBRATARIAN,只是你以前一直不知道而已。唐蓉確實不知道,那個時期的她也還根本不懂何謂自由的真義。可是她天生是一個四川人,「人家都說我們四川人是第一個反抗的,也是最後一個投降的」,唐蓉笑言。唐蓉天性活潑開放,在復旦的時候,大家都叫她小辣椒。可惜黨性很強的系黨委書記很看不慣這棵小辣椒的張揚。「你怎麼可以去和學生跳舞?」「你怎麼可以…」…… 這樣也要管,那樣也要管,唐蓉實在受不了了,她覺得她在中國再也待不下去,她必須逃。 


 

廿年一覺美國夢


經過一段時間的曲意偽裝,唐蓉終於「改善」了跟黨委書記的關係,獲得同意赴美自費留學。「剛到美國的時候很苦,英語不好,上課都要錄音才能勉強聽懂,兩年以後才能跟上課堂辯論。然後結婚、生孩子、帶孩子、跟先生去香港工作、再回美國工作…… 這麼多年都是圍繞著生存和家裡人打轉,沒有考慮過政治,直到2000年我突然被公司解僱」。剛收到解僱通知的時候唐蓉懵了,但也就是被解僱以後唐蓉才真正擁有了自己的時間,她一邊嘗試建立自己的公司,一邊開始學習美國的民主政治。正巧有朋友介紹她去給一位州議員做實習助理,她在這裡遇到許多遊說團體,不由得開始思考:這麼多遊說團體都是各個利益集團僱傭的,可是我們普通美國公民沒有金錢也沒有時間來維護自己的利益。這件事給唐蓉刺激很大。與此同時,她在社區委員會服務,並擔任了特許學校的父母管理委員會的主席。所謂特許學校,是介於公辦學校和私立學校的一種政府撥費但交由私人經營的學校。類似唐蓉的許多父母由於不信任政府辦的學校,寧可將孩子送到父母管理委員會可以自主選擇教材和選聘校長與老師的特許學校。唐蓉就親自解僱了一個不能讓父母們滿意的校長。這些基層管理經驗大大鼓舞了她「自治」的熱情。

唐蓉原本因為小政府的理念加入了共和黨,並且兩屆投票都投給了小布什。可是小布什這八年她看到的卻是政府越來越擴大,政府介入教育,政府監視公民…… 於是她怒而退黨,夫婦倆一起改宗自由黨,開始積極參加自由黨的活動。2012年她成為自由黨全國代表的一名赴拉斯維加斯參加自由黨全國大會,並擔任了當時自由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GARY JOHNSON的地區協調員。2013年,民主黨控制的科州謀劃立法將槍支彈匣從三十發限制到十五發。唐蓉大為震驚,認為這樣單方面的不公平限制是違憲的,是對守法公民的巨大威脅,她義憤填膺地走進聽證會去作證。她對聽證會說,我是從中國來的,我到美國來是尋求自由;在中國,人民不能夠擁有槍支所以政府可以為所欲為,而美國是自由的國家,為什麼你們現在反倒要限制公民的權利而不是政府的權力呢?你們對美國民眾講不要有槍是為你們好,聽上去怎麼就像中國共產黨跟我們中國人說的話一樣呢?隨後她在NATIONAL REVIEW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文章回顧了她一九八九年在電視上看到的天安門:中國市民跪求士兵不要向學生開槍。她問,如果中國也有《第二條修正案》,如果中國人民擁有槍支,那麼我們除了跪下是不是還有其他選擇來保護學生呢?這個故事對美國讀者頗有震撼。2014年,自由黨州委員會鼓動她參選州議員,對自己的英語流利程度尚無足夠信心的唐蓉被「趕鴨子上架」到處去做活動。每到一處,她告訴聽眾她在中國的經歷,她為什麼要來美國,又為什麼要參加美國的競選…… 她收到許多熱情的掌聲,也收到了6.4%的選票——作為一名與民主黨和共和黨候選人競爭的新秀,這已經是很不俗的成績。2015年她在州黨部做了幾個月MEMBERSHIP DIRECTOR後順利當選科州的黨主席。今年三月,她又順利獲得自由黨科州參議員候選人的提名,十一月的投票將見分曉。在競選活動中她對選民感慨道「我到美國經過二十幾年漫長的路程以後,才清醒過來,才在政治上成為一個自由思考的人。你們以前不知道我,因為我以前還在睡覺…」


 

Lily4liberty.com


醒來的唐蓉鬥志昂揚,她製作了自己的網站,到處去演講。

她主張有限政府,她認為政府的角色應當是保護個人權利和自由,保護私人財產,保衛國家安全。

她堅信個人權利至上,個人只對個人負責。

她反對政府加稅來彌補負債,她主張用消費稅取代所得稅。她反對政府主導醫療健保。

親見中國市場自由化後高速發展的她相信政府應該完全放任市場自由,政府在經濟領域唯一的責任是保護產權、裁決糾紛、確保合同得以執行、為誠信貿易提供保護。

她堅決捍衛持槍自由。她贊成大麻合法化。

身為第一代移民,她希望改革現在這個合法移民不得不比非法移民等待更漫長時間的移民政策。

她支持強大的國防和外交不干涉。她認為美國應當撤銷對專制國家和神權國家的軍事和經濟補助,換以自由貿易。


 

莫將美國變中國


唐蓉是在中國出生和長大的,成年後才來到美國。在中國大陸,普通人沒有參與政治決策的可能,但是這不等於他們不會形成自己的政治觀點和政治思想。唐蓉在中國大陸的經歷對她現在的政見顯然有極大的影響。

她說,「我很愛中國人民,很愛中國文化,很愛我們中國的語言。可是我們的制度不民主不自由。我們從小被洗腦要愛黨,從小被教育要服從,從小被告知個人奮鬥是可恥的。我在美國加入自由黨以後越來越體會到,個人自由才是最崇高的。我的權利,不是國家和政府給我的,而是我天生擁有的,誰也拿不走的。可是,今天的美國卻越來越像昨天的中國。今天的自由黨就像以前的共和黨,今天的共和黨就像以前的民主黨,今天的民主黨就像以前的共產黨。整個美國越來越左。共產黨和社會民主黨人士已經滲入了民主黨,美國政府現在做的事越來越接近《共產黨宣言》,這是很可怕的趨勢」。唐蓉將美國政府這個左拐的趨勢比喻為「溫水煮青蛙」,一點一點地調整,美國人民渾然不覺。

雖然美國仍然是自由世界的領袖,可是這樣發展下去會怎樣,唐蓉很憂慮,她不希望她滿懷希望來到的國家(美國)再變成那個她已經逃離的國家(中國)。「那樣的話,我們還有什麼地方可以去?我們不能回中國,我們也不能去同樣在社會主義化的歐洲和澳洲。假如美國淪陷了,我們將沒有地方可去,我們的孩子在這裡,我們只有這個國家可以奮鬥」,她覺得她有責任,為美國的將來,為下一代的將來,捍衛自由。美國兩大黨都腐敗了,所以我們自由黨要站出來捍衛美國憲法的精神。我們這個黨雖然還很小,但是成長很快。小政府大自由的概念,相信從政府管制一切的中國出來的移民都會有共鳴,我希望大家都來支持我」。

許多中國移民都還在忙於生計,美國華人在政治上還是一個很薄弱的少數族群。唐蓉出來參選聯邦參議員,也是希望給華人和華人後代作一個榜樣,「我們已經是美國公民,我們需要關注美國的大事」—— 沒錯,因為無論在中國還是在美國,政府的決策都和我們每一個人息息相關,而任何政府,都永遠不可以信任。



首發《縱覽中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