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定恢復汝光榮(乞夢)

  你在昏迷中向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稱讚我“越長越美麗了”。我卻因不忍眼見你受病痛折磨而匆匆離去。幾個月后,我才知道,我再也沒有機會陪你。   乞      夢 ­ —— 爺爺十周年祭 (1996.1.31) ­ 雪笠, 2006.1.24.淩晨 ­   忍见匆匆別,未信竟永訣! ­ 荏苒役作间,流易又十年。 ­ 旦夕念亲恩,夙夜愧奉侍。 ­ 乞赐梦相告,为抒平生愿。 ­   2008.10.21.補記: 你離開的時候,沒有一個親人或陌生人在。丟在你床頭的,竟只有十元零錢。你拿這僅有的十元錢,托鄰舍叫了個「棒棒」背著你在老重慶城轉了看了最後一圈,才回來安心地閉眼。你的骨灰被埋到遠離這個山城的地方,立了一塊不是你想要的名字的碑。沒有人能告訴我,你枕邊珍藏如命的鉄盒子,裏面的軍徽、黨證、你英俊的陸軍軍校生照片……都去了哪裏;沒有人聽到你臨終的願望,你的遺言。 ­ 爺爺,離我最後一次見到你十三年多了,離你悄然辭世十二年多了,離我寫上面那首祭詩也有兩年多了……你仍然沒有來託夢。我不敢確信我現在做的,你是否支持;但我知道,假使我有幸成功,你一定會欣慰的。你會和校長一樣,含笑九泉。 ­ 爺爺,我將恢復你的光榮,連同你幾百萬戰友的光榮,以及那枚徽章那面旗幟的光榮。是的,我定恢復汝光榮。   後記: 2009年春,我去探望八百壯士中倖存的楊養正老人,當日夜裡,我終於夢見我爺爺了! 他沒有說任何別的話,只是如往常一樣,如他數十年來一直的那樣,默默地,在為我們準備餐飯。    

Continue reading …

喜 筵

  喜  筵 雪笠, 1998.12.24~25 聖誕夜. 广州   那窒息了我们在黑夜里的 甜蜜的话语, 那幽灵笼罩的悲怆的情欲, 愁惨底,愁惨底呻吟, 摸索, 冥茫中艳丽的 颤抖的唇印……   那搂紧了我们萎残的微命的 黯然销魂的爱宠, 那哽噎了我们的挚爱的痛, 销熔了,合欢杯满的 碎心的迷醉…… 我们执手、相拥, 泪水漫湿了缠绕的四臂。   生疏的,或亲密的,混淆了的仿佛依稀 和不知所以, 在月昏的暧昧中,蔓草滋生的模糊里, 抱紧精疲力竭的憟惧, 挣爬诡梦的绝壁; 洞望 不宁的阴风中, 飘摇的 残破的残破的光晕……   那昏迷了我们在悱恻的绞痛中的 凄郁的旖香, 那咿呀的凄惶的床, 不敢去想的未生即死的愿望。 掠夺呀! 我们面临深渊的爱── 你我蒙头大哭。 乱发枝桠, 飞鸟何栖?   我们温柔底贴抱, 喜筵就要尽了。    

Continue reading …

无 寐

无   寐 雪笠, 1998.10.22.深夜,于广州   在月光呜咽着底湿润底岸边 我亲吻了夜底长发她缠绵底甜   她嘤嘤底低吟 她凄凄底哭 在影着裸月底悲凉底暗水河边 我亲吻夜底皮肤   伊底肌肤似凝香底滑脂似沁凉底白露 似这缎子一般流金底歌 徐徐底散落到那笼烟底寒水中去歇伫   不如就此缢死 在她柔柔底发丝上吧 淹死在她温温底眼波吧 是欢喜着是啜泣着 我吻这长夜底狂发  不住    

Continue reading …

藏   女  —— 我 的 葬 歌

  這一首請用於我的葬禮,並徵作曲。 藏   女  —— 我 的 葬 歌 雪笠,(1996~1997年閒,具體日子回憶不起了,仿佛作于97年底的廣州)    飞啊,飞啊 快乐涨满的心房; 飞啊,飞啊,去摸月儿的脸, 飞到太阳的头顶上!   看我的脸上,洋溢希望的光芒……   拉着鬼魂们的手, 跳起轮回的舞; 藏女在歌唱, 她的歌声高昂! 鲜花尽开,钟鼓齐响, 我将升往极乐天堂。 我将去远方,听命于死亡。    

Continue reading …

追 逐

  追    逐 雪笠, 1996.7.11.於上海老西門   你把灰朦朦的脸 向冰凉的车窗 遮过来   凑近 我晃摇的身子 你的阴影   在湿漉漉的公路上 隔着玻璃追赶   几乎是哭叫着 骤急的敲击   你的手指 不停歇地哀求   一张凄惶的脸 企望的盯视   畏怯地   想要靠拢 我的脸颊   却贴在了雾花的窗面 歪歪扭扭 泪水满淌   備註: 這一首其實是寫雨景。偶爾有人沒看懂,因此標明一下。當然雨景之外,亦有寓意。    

Continue reading …

航 行

  航   行 ­ 雪笠, 1996.夏. 自大连往上海海船上 ­   是阳光还是秃鹫在啄我的眼睛哪? ­ 这讨厌的黑漆漆的大海无边无际, ­ 要往哪里流呢! ­   我周身的骨头全碎了,站不 ­ 起来,也翻不了身。 ­ 谁在推这残破的船呢, ­ 风吗,还是恶心的浊浪?   ­ 我是给钉在船板上了吧? ­ 那些粗铁钉还反复哼着 ­ 锈迹斑斑的歌 —- 虽然 ­ 我早已烂作一堆 ­ 模糊的血。    死! ­ 为什么不快一点呢? ­ 头重得像摔破的墨水瓶 ­ ……我听见你 ­ 尖利地叫我的名字 ——   远处,总还是同样的几只海鸟 ­ 绕着海面低低盘旋。 ­ 等着分食谁的腐肉呢? ­   难道就只剩下我躺着的这 ­ 一小块陆地了吗? ­ 四周闪亮着游近的是鲨鱼群还是 ­ 太阳的碎影…… ­   渴得难受。 ­ 妈妈,我快要死了, ­ 我的碎尸将在海上漂浮。­   後記: 自小喜歡一首歌: Sailing,因爲那就是我想象中我未來的生活—— 不斷地,無休止地航行 ……  I’m sailing, I’m sailing, …… to be near you, to be free ……­[…]

Continue reading …

滑 落 的 珍 珠

  滑 落 的 珍 珠 雪笠, 1996.5.29. 自大连往上海海船上無聊之餘作   就让我一直滑向前去吧。   留在你脆弱犹豫的把持中,     不如干脆放我跌落 —–               放我纵身跃进轻飘飘的黑暗,         摔成几瓣哑寂的泪水。           唉,幸福。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