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

  RAIN 雪笠,1996.4.22.午.大連  When even the sky scatters,   Silently, breaks apart, her, so many broken bits fall embedding in our hearts.   (中譯) 雨  就連天空也坍裂了   無聲無息地, 她的, 那麽多的 碎渣 掉進我們懷裏。 備註:我自知自己的英文程度還不夠來寫詩的,那幾天突然膽大寫了兩首短短短短的呵呵,總算嘗試吧。這一首是先寫了英文再譯的中文。詩中的“天空的碎片”,當年用的“its…”(它的),今改爲“her…”(她的)。    

Continue reading …

辛 酸

辛  酸 雪笠, 1996.4.7   若我必捨棄我辛酸的熱望, 求你助我如死亡之堅強。   就讓腐爛的氣味翻滾升湧吧! 黑的風暴,白的海水, 那一根憤怒的樹枝,狂舞的信仰。   後記: 那日下午忽然悲憤與辛酸難抑,遂以英文作此詩,隨後譯回國語。原英文詩稿尚未找到。  

Continue reading …

无 眠

  无   眠 雪笠, 1992.9.25.夜—9.26.晨   两片 安眠药。我僵卧 一板生硬的床。 等候睡意,竟像 等侯死亡。   听尖细的呼吸刮擦在床毯上单   调刺耳的钝响如何来回; 听古钟的心跳渐起渐沉和着血脉中凄   楚的蝉鸣鼓噪; 我蜷着一成不变的姿势蜷   成枯叶,成一只   断翅的哑鸟。   残喘。 死白的月光霜降。   一整夜全无心事地等待简单的睡不着, 等到送牛奶的玻璃瓶儿晃荡近了远了, 等到渐渐发亮的早晨的喧响,等到 头一道阳光替我合 上眼盖—-   你终于潺潺的缓缓的浓浓的走来流来朝我袭 拥来你的浪刚刚溅湿衣角一点点啊 却蓦地听见闹钟 清脆的叫唤—-   起床!   後記:上學期間總是失眠。大概那時候真是「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吧。    

Continue reading …

你是我肯舍尽鲜血滋润的那瓣殷红

  擇善而固執。這一首獻給我永恒的理想。 ­   你是我肯舍尽鲜血滋润的那瓣殷红 —— 致野蔷薇的小夜曲­ ­ 雪笠, 1992.9.8.深夜 ­   你是我命中的那一棵刺 ­ 是我甘心情愿 ­ 穿透了心脏 ­ 抵住它 ­ 为你歌唱不止 ­   是我为着亲近花的呼吸 ­ 为着期许  一触柔软的颤栗 ­ 去扎破前胸的 ­ 为的要让炙燃的伤口   ­ 不断涌出新鲜清凉的血 ­ 好滋润那瓣 胭脂薄染的笑靥 ­   我又怎会抱怨你过于尖锐呢 ­ 亲爱的 ­ 是我自己需要 ­ 这样酸辛和沉重的痛 ­ 永久插在胸口 ­ 伏喘不息   ­ ── 夜 莺 ­    

Continue reading …

只要海水漲了又退了…

  只要海水漲了又退了… 雪笠, 1991.3.20   我很滿足 只要 睡成一片淨淨的沙灘 嘗海風清明的咸澀 只要有時  陽光的雨點 輕輕灑滿正午   只要草帽、軟軟的腳步 只要遙望 遠遠的幾點帆影 只要海鳥在頭上尖利地嘯叫 只要夕陽和貝殼漫過   只要夕陽和貝殼漫過 只要海水漲了又退了 只要大浪撞擊懸崖的巨響 日復一日  年復一年 只要潮汐卷來那島的私語 只要他的説話夜夜不息   我心滿意足了    

Continue reading …

悬 崖

  悬   崖 雪笠, 1991.3.16   去坐在悬崖上 俯视蓝天 任干冷的风割裂 任青苔 爬满皱纹   找一件尖锐的东西 锥破胸口吧 思虑在空谷中沉降 …… 翻涌的云   後記: 不知爲什麽,我痛苦的時候總是想找件東西刺破胸口。我想象中我的垂死也總是胸口一個大洞緩慢地緩慢地流血…… 懸崖,象徵絕望。最後兩句,當然是那義無反顧的一跳 ……  

Continue reading …

你 是 我 永 遠 的 痛

  你 是 我 永 遠 的 痛 —— 每到夜深人靜,我便用想念和悔恨         在胸口抓出無數道血痕。 (雪笠, 草草書就於1990年秋冬之間,未錄日期)   思憶将月色割碎 一塊一塊 堆壓在 滿是新痂的 心上   昏痛中醒来 呼吸着 迷糊的夢 ……   手腳都在黑霧間瀰漫開去 剩下  只剩下 一瓣 痛得抽緊的 心   後記: 2009年春,金融危机中,忍痛售出北平寓所。 翻出旧诗一首,以为纪念。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