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我们曾经并至今冲动的青春.並曬1989舊詩稿

 

那个夜里我毫不知情,第二天早上一切已经变化了。听到消息的时候恍如晴天霹雳,却又似早在预料之中。总之,我的命运也在那一天被颠覆了…
十九年了,依稀仍是昨日。年复一年的缅怀,为奔涌的鲜血,为我们曾经并至今冲动的青春。
今天开始整理遗稿——未雨绸缪。翻出十几年前乃至二十年前的诗稿,关于那一年,所有文字中只有几首有幸得以保留。先晒两首,以为纪念:
两首都是有关太阳的。重庆日照不多,所以小时候竟然对阳光没什么特别的好感,每次出太阳倒是让我很烦躁。那一年也的确是躁动不安的一年…

日 出
雪笠,1989.3.15

夜惶惶不安地盯着
怪物的脚步,逼近,逼近…
突然,大叫一声
淌着血
逃离

烤红的铁环
戴着火红的佩饰
一圈圈,滚来

怪  圈
雪笠,1989.4.25

鲜血淋漓的太阳
一只戳瞎的眼睛
仇恨地俯视足下
树荫中
彷徨的我

 
看着稿上的日子回忆起来,3月其实什么都还没发生我已经莫名的不安,而4月我已经有不祥的预感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