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泰兴与杨佳

关于泰兴幼儿园,同情唏嘘的话已经说了很多。我就不重复了,来唱点可能招致围攻的舆论反调。

在我知道泰兴事发地幼儿园是“政府幼儿园”之前,我以为泰兴凶案关键出于凶犯的扭曲心理,社会环境并非决定因素。毕竟变态处处有,不只在天朝。

昨天看到网上发出来的内幕提到“政府幼儿园”,“孩子们家庭都很好”以后,我凛然一惊:看来凶手也不是完全无差别杀人,也是有挑选的。

其实这个拆迁凶手所做的事,跟杨佳有多少不同呢?从心理出发点上看,应该是差不太多的。只不过杨挑选的对象是很可能无辜的另一群警察,江苏凶手挑选的是集中机关干部子女的市政府幼儿园的幼童。前者简单直接:“警察惹过我,我见警察就杀”。后者脑袋以中国人特有的心理转了下弯:“世人最疼爱子女。我奈何不了官老爷,我就拿你们的子女开刃!让你们断子绝孙!”

他们的发泄对象都是无辜的,同时又都和他们痛恨的机构有(至少他们所认为的)关联。有意思的是,杨佳被讴歌,泰兴凶手被唾弃。因为社会,尤其中国社会,爱怜幼儿(虽然他们“家庭很好”,毕竟还不是小“太子”),仇恨军警。为什么仇恨军警呢?还是社会问题。中国大地已经被仇恨撕裂……而几十年来贫瘠的道德教化使这种仇恨来得突然和盲目,于是凶手昏了头,看客们也昏了头,余下那些趁此空档使劲捞取利益的清醒人……

当然,杨佳虽然也滥杀了无辜,他的直接挑战对象是强权机关里的成人;而泰兴凶手挑战的幼儿是没有反抗力的弱者。高下立分。也难怪他们会有不同的下场……

针对杨佳,补充两句。

杨佳之成就,是因为人们需要传奇,亟需传奇。

可惜这是一个不真实的被放大的传奇。何时中国人再谱出一个真实的传奇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