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文化民族主義上升到多元文化的政治民族主義

從文化民族主義上升到多元文化的政治民族主義

空氣/雪笠 2013.4.29 演講 (臺北)

 

這幾天听各個族群的兄弟講述他們在CCP治下的苦難和他們在抗爭中遭遇的種種困難,我有許多感觸的片段。正好楊大哥問我今天要不要講一點什麼,我就很倉促地把這些片段串起來,粗淺地談一下我對民族主義和民族和解的看法,然後提幾點我目前想得到的對具體工作的建議。

我前天已經簡單介紹過民國憲政派的主張。在支持走民國憲政道路的人群中,大多數乃三民主義者,主張从民族、民權、民生三個角度來建設國家。同時我認為,三民主義建設的具體內容不應該是停頓不前的,需要隨著時代的發展作相應的調整,尤其是民族主義,以前的確有不尊重其他族群的地方,必須更正和作出檢討。

1917年孫文寫到“漢族當犧牲其血統、歷史與夫自尊自大之名稱,而與滿、蒙、回、藏之人民相見以誠,合為一爐而治之,以成一中華民族之新主義,如美利堅之合黑白數十種之人民,而治成一世界之冠之美利堅民族主義。”我讀到這一段的時候,很贊賞——這思維蠻超前的,這不就是政治民族嗎?但是,1920年他又説“滿州既處日人勢力之下,蒙古向為俄人範圍,西藏亦幾成英國的囊中物,足見他們皆無自衛的能力,我們漢族應幫助他才是…… 兄弟現在想到一處調和的方法,即拿漢族來做個中心,使之同化於我,並且為其他民族加入我們組織建國的機會。仿美利堅民族的規模,將漢族儘管擴為中華民族,組成一個完全的單一民族國家,與美國同為東西半球二大民族主義的國家……故將來無論何種民族參加於我中國,務使盡化於我漢族”。這就顯得越俎代庖了。哪怕他出於善意,“同化於漢族”這句話恐怕除了漢族沒有哪個族群愛听。

這樣矛盾的闡述,也造成了中華民族的歧義。她有時候被用來指代境內所有民族,但更多時候被有意識或潛意識的大漢族主義者用來指代漢族或漢文化。她本應該成為一個新的政治民族的代稱的, 今天 — 尤其在CCP大量使用這個名詞以後 — 卻惹出各個族群甚至一部分大漢族主義者的反感。

在我看來,民族主義或可劃分為三個層次;一個是基於血統的種族民族主義,一個是基於文化認同的文化民族主義,一個是基於共和政治的政治民族主義。我一度以為我們中華文明圈一向秉持的文化民族主義較之歐洲十九世紀興起的種族民族主義是相當領先的;我現在仍然這麼認為,但我逐漸體會到文化民族主義的致命缺陷。

我們自古以來說的華夷之辨,是以華夏禮義為標準進行族群分辨。合於華夏禮俗者,不論種族,就都是華夏;不合者就是蠻夷,就是化外之民。這個態度,一方面是很開放的,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它認為“我”的文化才是最優秀的文化,“我”的精神氣質才是最優秀的氣質,這是不平等、不多元的,是以“本民族”為中心的。正因為此,它才會想當然地要去“同化”其他族群。也正因為此,“中華民族”這個概念的產生,作為“政治民族”她才只略略萌了一點點芽,就又被我們漢族的文化優越感OVERTAKEN了,又落入了“文化民族”的窠臼。

孫文之後,蔣中正為首的多數國民黨人解釋的民族主義要義有三: 國內各民族一律平等;國際上各民族一律平等;濟弱扶傾。這相較“同化”有了些許進步,強調“平等”,並將平等觀列在了46年憲法的第一條。可惜,仍然忽視了“多元”。

今天這個時代,人員流動愈来愈便利,信息流通愈来愈順暢,各種文化的碰撞和融合愈来愈頻繁和複雜化,各族群對其民族特徵的穩定性亦愈發焦慮。 以美國和歐洲為例,早期,各元文化在主流文化佔絕對優勢的前提下尚可和平共處;隨著時代的變遷,各族群要求凸顯自我的呼聲高漲,堅持用主流民族的文化“同化”其他族群的單一民族政策和建議政府不干預而令各文化自行熔為一體的“熔爐化”政策都遭遇了挑戰。這時候,提倡各族群保留自身文化、平等交流的多元文化主義也就應運而生;但不久,多元文化政策的實踐又遭受了許多困難和批評,特別是在與原教旨主義穆斯林文化衝突後,許多西方政府皆宣告其多元文化政策遭到失敗。

因此,我個人認為,有必要對多元文化主義做兩點引申:

  • 各族群文化間平等的交流不應僅僅停留在互相尊重和互相寬容的階段,還應提升到互相理解和互相欣賞的階段;
  • 各個族群可以也應當保留自己的文化特徵,同時也必須遵守作為現代社會核心的一些基本理念,如自由、民主、憲政、共和、公民社會、政教分離等。

這兩點,便是我要主張的,對三民主義中民族主義的修正和發展:政治民族主義。為避免歧義,我把它進一步闡釋為:在認同普世價值的前提下,包容並鼓勵多元文化的政治民族主義。再簡潔一點,即:在文化上多元,在政治上統一

Weber 提出政治民族概念的時候是將其用於單一的德意志民族,但我相信他的邏輯同樣可以適用於多民族的集合。Weber 認為,現代政治的基本任務在於創造一種政治過程以使日益多元分散的社會利益仍能凝聚為整體的政治意志,否則會出現只有社會離心力而無政治向心力的危險局面;與此同時,現代經濟發展的基本趨勢是要把社會的所有人口都納入一個統一的交換經濟的過程之中,能夠適應如此“大眾經濟”的政治機制只能是“大眾民主”(MASS DEMOCRACY)。換言之,被納入一個統一經濟過程中的社會大眾必須同時能參與到一個統一的政治過程之中。而以最廣泛的政治參與來凝聚認同的民族,就是“政治民族”。

在我看來,政治民族主義既可用於單一民族國家,也可用於多民族國家。她強調的不再是民族情感,而是一種理性的選擇,也就是我前天講到的,基於利害考量和利益互補的政治共同體

就我個人而言,統一或分離真的無所謂,國家不在大小,國民安樂就好,小國寡民也其樂陶陶。開個玩笑,如果民族自決可以無限止地推下去,我巴不得我一個人就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我自己總統兼總理,我走到哪裏都是外交禮遇……接下來,我的領土就要放到瘋人院去了哈……玩笑歸玩笑,政治家需要考量的因素要複雜得多。感情上,我完全能夠理解維吾爾朋友們說的:我們跟你們長得不一樣,文化宗教都不一樣,我們為什麼一定要同你們一起生活?我也完全能夠想像,在高原上與世無爭的藏人,我們漢人憑什麼要去打擾人家?但獨立與否,除了情理上應該不應該,法理上可以不可以,還有現實中可能不可能的問題,再進一步,還有划算不划算的問題。即便中共不在了,也會存在不少障礙,譬如,中國在近代史上吃了地緣政治的大虧,假設藏區、維吾爾地區、南/內蒙古地區、臺灣… 紛紛獨立,中國的地緣形勢勢必更加錯綜複雜,民主后的大陸政府一樣會有各種務實的擔心和考慮;再譬如,已經跨越幾代人的漢族移民問題、大多數民眾的民族觀和民族情感問題…… 民主政府未必有能力控制,民間的流血衝突或許在所難免。

另一方面,在農業社會,或許國家越小越幸福,反正鷄犬不相聞。但工業化社會需要大面積協作才能降低成本。尤其現在高速發展的信息化社會,經濟和政治愈來愈趨於一體化。上個世紀是民族獨立運動的世紀,而這個世紀,我相信是全球化運動的世紀。全球政府的出現、世界大同是大勢所趨。我們現在爭議“中國”的領土如何分割,以後“中國”都未必需要存在了。歐盟的一體化花了那麼大力氣,遇到那麼多問題,而我們,雖然是被動地被綁在一起,卻已經在許多方面完成了一體化,那又何必開倒車呢?

以上是我prefer 聯邦的原因,因為她不僅利於和平解決族群衝突,她也是邁向全球化的一步。

事實上,昨天藏人和南/內蒙古代表都已經表示鑑於現實的無奈而贊同中間道路和聯邦制。我想再強調的是:如果我們有機會成為一個聯邦,我希望這個聯邦不是出於威懾和脅迫,而是建築在認同與合作的基礎上;同時,基於我前面闡述的政治民族的理論,我建議,民族的和解、彼此的認同,需要吸引最廣泛的大眾的參與而不應僅限於異議人士和他們的周邊。

怎樣突破高壓管制和信息的過濾,使得ordinary Chinese 瞭解你們的真實訴求,獲得他們的同情和支持呢?

我先分析一下我接觸過的幾類人群的心理。

第一類是已經瞭解真相,理解並同情你們,但由於缺乏直接溝通,不知道怎樣才能提供幫助的。這一類相對好辦,我們要主動給他們一些coach,提供溝通和互助的渠道。

第二類也瞭解真相,但既不敢發聲也不敢行動,因為他們害怕一旦表態,就會被同胞劃歸為支持分裂的異類。因此,一定要盡最大可能透過各種媒介最大範圍地宣示和講解你們的真實訴求,是自治,不是獨立,不是分裂。

第三類人,也就是最ordinary 的people 了,他們跟異議人士沒有交集,也不大關心政治。他們看電視,他們不翻牆。但他們當中有一群中產階級值得注意—— 我認識許多熱愛旅遊和攝影的漢人朋友,他們对各個族群的文化都有相當的審美能力,譬如,他們膜拜藏區的風景、文化、超然生死的價值觀;他们為自焚的藏人唏噓,但他們也會惡意攻擊達賴喇嘛,因為他們認定了達賴喇嘛要將藏區從中國分裂出去。這些人,他們不是歧視或仇恨其他族群的種族主義者;他们是好人,非常善良的人,他們熱心社會公益,08年大地震的时候,好多人辭掉工作放下生意到震區做志願者,一去就是一年半載甚至更長。他們不愛藏區,不愛藏民嗎?他們太愛了。他們既愛西藏,也愛中國。正是因為愛,才捨不得。不是每個人都有愛她就放她自由的心胸。

對於這類人乃至大多數漢人,一旦確信你們不是要徹底獨立出去,他們絕不會為難你們;他們或許還不能夠理解你們,但他們很可能會同情你們。

怎樣讓他們瞭解呢?除了各種媒體和網路的傳播渠道,我建議,

一、你們的抗議,讓漢人的同情者一起參加,越多越好,能達到一比一、手挽手最好。標語和口號訴求要雙/多語,一定要有漢語。一定要寫明不會令觀眾誤解為“要求獨立”的具體訴求。一群藏人或維吾爾人或蒙古人在一起,可以被官媒誤導為是在要求獨立;當一群藏人/維吾爾人/蒙古人和差不多同樣數目的漢人團結在一起要求自由,還會有人相信他們是要搞分裂嗎?

二、在不觸動中共底線的公益層面——中共有援藏援疆幹部,我們民間也可以有啊,可以多搞一些跟政治關係不大的,環保啊支教啊勞工啊一類真正可以幫助到當地人民的項目,最好是由那些并不介入政治的熱心的志願者去主導,再通過他們將見聞散播到普通的漢民。這些項目的目的不是要給中共找麻煩,不是要跟他們挑戰,而是要建立民間互動互信的橋樑,這對包括中共在內的任何群體,都是有益無害的。

三、中共強制性的普及漢語引起了你們極大的反感。但我以為,語言是理解的基礎。你們要保持母語,同時也不需要拒絕漢語,這樣才可以讓更多漢人聽到你們的聲音。同時,我們也要鼓勵漢人學習你們的語言。我們每一個有志於民族和解的志願者都應該主動學習其他民族的語言。

四、重視藝術,如美術、音樂的感染力。李旺陽“被自殺”後,香港藝術家蔡芷筠將其吊在窗前的遺照重新描繪成一幅安詳美麗的圖畫,並附上解說:『但願你,其實只是站在窗邊,看看自由的風景』。這樣的作品——只要不是鐵石心腸——其衝擊力是不可限量的。我們是不是可以多一些藝術家來關心各族群的抗爭,多一些這樣感人至深的藝術作品?

五、成立各族群與漢人青年互動的論壇。維吾爾在線是一個不錯的嘗試。我甚至以為,不妨將有關各個族群的討論集合到一個網站,這樣豈不更顯得“團結”更顯得“不分裂”(笑)? 一開始肯定會對罵、吵得不可開交;會來很多腦殘,也會來許多故意攪局的;但這些辯論,只要我們不懼挑衅,堅持理性地展開,就會有越來越多的讀者開始思考,開始理解。

總而言之,從現在開始就要加強與普通漢民的溝通,唯有如此,他們才不致於被政權利用;不管未來我們是統一還是分開,我相信,獲得普通民眾的普遍理解,是避免民族仇恨和流血衝突的唯一之道。

最後一個建議,也是我憋了十多年還沒機會當面請問達賴尊者的問題,今天鄭重地請求藏族朋友們代我轉達:

我並非佛教徒,但我非常崇敬達賴尊者,不僅因為他精神感召的力量,還因為我非常欣賞他的哲學和政治見解——他是有超前思維的人,他不僅是尊者,還是智者。他在國際上的影響也是首屈一指的。而我們大陸的自由運動,一直缺少一位德高望重、人人信服的領袖,所以一盤散沙。因此,我想請藏族朋友們幫我問達賴尊者:Would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consider, not only to be the spiritual leader of the Tibetan people, but also, to be the leader of us all?  Would he consider, not only to speak for and to fight for a Free Tibet, but also, to speak for and to fight for a Free Union of China?

我不了解其他漢人意見領袖會是什麼意見;但我認為,既然我們想要民族和解,我們要和各兄弟民族平等地共享一個政治框架,我們就應該拿出姿態來。至少我本人,只要尊者says yes to my question, 我願意盡我的全力去支持他。

 

空氣  2013.4.29 於 臺北

發表迴響